秒速飞艇胆拖
主頁 > 科學研究 >

我所科學發現再獲《Nature Review Microbiology》雜志的高度評價

2015-05-04 14:49打印
  我所張永振研究員帶領的人獸共患病室于2015年3月9日在《eLife》雜志第4卷第3期上發表題為“Unprecedented genomic diversity of RNA viruses in arthropods reveals the ancestry of negative-sense RNA viruses”的學術論文。eLife在同期發表了由國際權威遺傳進化學家撰寫的“Are arthropods at the heart of virus evolution?”評論文章。國際著名學術期刊《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于4月13日發表了英國桑格研究所Astrid Gall博士撰寫的“充滿病毒的昆蟲—Bugs full of viruses”評論文章,再次高度評價了該論文的重要科學意義。

        評論譯文:
  
  充滿病毒的昆蟲
  
  Astrid Gall
  
  這個月的‘基因組瞭望’突顯了高通量測序是如何為我們提供對節肢動物病毒的多樣性、進化,及其基因組結構的新認識
  
  節肢動物是動物界中最大的一個門,具有巨大的物種多樣性。它們主動與包括真菌、植物、脊椎動物等在內大量生物相互作用。因而,在這一生態系統中,它們是病毒的源頭及匯集的地方。盡管如蚊和蜱等部分節肢動物是我們所非常熟知病毒性疾病的傳播媒介,但是我們對節肢動物病毒的整體遺傳多樣性及其進化還知之甚少。采用高通量測序,最新的研究對節肢動物病毒的多樣性、進化、及其基因組結構提供了新的認識。
  
  李等對在中國采集的節肢動物所攜帶負鏈RNA病毒進行了研究。他們一共對包括蚊、蠅、蟑螂、水黽、蜱、蜘蛛、蝦、蟹、以及馬陸等在內的70種節肢動物進行了檢測。通過RNA測序、重新拼裝、及相似性搜尋,他們發現了112種獨特的負鏈RNA病毒的RNA依賴RNA聚合酶(RdRp)序列,其中部分病毒將至少可以分為16個新科。系統發生分析顯示大部分新發現的節肢動物病毒處于已知病毒的祖先位置,表明節肢動物病毒有可能是那些可引起脊椎動物和植物疾病病毒的進化祖先。一些新的分枝填補了已知病毒科或屬間的系統進化空白。尤為重要的是,新發現的病毒科 — 楚病毒科(以長江流域命名),位于分節段病毒群和不分節段病毒群的中間,而且呈現出多種基因組結構,從不分節段、雙節段,到環狀基因組。
  
  這個研究也挑戰了我們對布尼亞病毒科生物學的理解,布尼亞病毒科包含許多重要的蟲媒傳播RNA病毒。之前描述的布尼亞病毒其基因組由小(S)、中(M)、大(L)三個片段組成,分別編碼核蛋白,糖蛋白和RdRp。除了RdRp,對新發現布尼亞病毒基因組也進行了結構蛋白基因的尋找。但是其中一些新發現的病毒,包括一組蜱攜帶的白蛉病毒屬病毒,它們的M片段好像缺失了。盡管還不能排除M片段的缺失是實驗過程造成的,這些結果還是挑戰了什么才代表一個完整病毒基因組的概念。Tokarz等在美國從叮咬人的蜱身上發現了另外四個新的布尼亞病毒,其基因組也同樣缺少M片段。這個研究發現了與非脊椎動物和植物病毒類似的一個新單股負鏈RNA目病毒和三個新的單股正鏈RNA病毒,從而進一步擴大已知的節肢動物病毒譜。
  
  李等所報道的楚病毒科病毒的環狀基因組結構在負鏈RNA病毒里并不常見。環狀基因組結構之前在DNA病毒中有報道,通過滾動循環擴增和高通量測序相結合的方法可以獲得。Dayaram等使用這種方法在美國的蜻蜓和豆娘中發現了31種全新的復制相關蛋白編碼環形單鏈 (circular replication-associated protein encoding single-stranded, CRESS)DNA病毒。其中的7種和被稱為gemyvircularvirus的病毒類群非常相似。該類群中只有一種病毒的宿主是已知的(核盤菌,一種植物病原真菌),其他的病毒與動物糞便相關。該研究表明,分析生態系統中的頂級捕食者(比如蜻蜓),是一種高效的發現病毒(包括很多植物病毒)的辦法,因為這些病毒往往會累積在這些物種里。
  
  這些研究中使用的沒有偏向性的高通量測序方法,無論對節肢動物病毒的多樣性還是對病毒進化均提供了很多很有價值的觀點和見解。但是還是需要考慮到一些重要的限制因素。比如一些特定的樣品處理和高通量測序的步驟會影響到所發現的基因組類型和病毒的類別。另外,雖然許多完整的或部分的病毒基因組已經被發現,但還沒有嘗試分離這些病毒,或者分離失敗。最后,仍需要更多的究來確定這些節肢動物所攜帶的病毒在其他物種上是否有致病性,以及評估把節肢動物作為前哨納入監測體系的益處。
  
  Astrid Gall:英國劍橋(CB10 1SA)茵格司頓韋爾科姆信托基因園桑格研究所
  
  e mail: [email protected]
  
  doi:10.1038/nrmicro3479
  
  發表于:2015年4月13日
  
  1. Li, C. X. et al. Unprecedented genomic diversity of RNA viruses in arthropods reveals the ancestry of negative-sense RNA viruses. eLife 4, e05378 (2015).
  
  2. Tokarz, R. et al. Virome analysis of Amblyomma americanum, Dermacentor variabilis, and Ixodes scapularis ticks reveals novel highly divergent vertebrate and invertebrate viruses. J. Virol. 88, 11480–11492 (2014).
  
  3. Dayaram, A.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diverse circular single-stranded DNA viruses in adult dragonflies and damselflies (Insecta: Odonata) of Arizona and Oklahoma, USA. Infect. Genet. Evol. 30, 278–287 (2015).
  
  利益競爭聲明:作者聲明無利益競爭。
評論原文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 京ICP備14025369號-1 建議使用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瀏覽器

地址:北京市昌平流字5號 | 郵編:102206 |

2013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 版權所有首頁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秒速飞艇胆拖 雷速体育如何开直播间 500万竞彩比分 大乐透 20128月12日足球比分 蓝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湖北十一选五 即时网球比分直播 北单比分zhibo 新疆十一选五 电竞都是玩些什么游戏